首页 原油 > 正文

熊逸的《纸上卧游记》好看吗?

读书,是一次长长的精神旅行。喜好读书的人,每读一本书都是一次旅行。旅行能看到沿途美妙的风景,但也有风尘仆仆、鞍马劳顿的时候。可见,纸上的精神旅行和实地观看名胜风景一样,并不是一桩轻松事。

熊逸的《纸上卧游记》,从书名来看,似乎是一本谈论文化旅游的书。看完之后,才知道是谈读书的,类似于书话,但又不同于书话。作者从所读书中精选一二代表作,围绕这些代表作中的某个问题展开深层思辨,表达出自己的真知灼见,其见解的独到、解读的深度、学识的渊博令人折服。

作者先从柏拉图的《理想国》谈起,谈到《乌托邦》《赛瓦兰人的历史》,以及《论语言的起源》《道家美学与西方文化》等,涉及到励志书与学术书的本质、哲学问题与贵族精神、宿命论、语言等论题,引用诸多经典事例进行思辨剖析,思维大开大合,举重若轻,逻辑严密,说服力强,读来如饮醇浆,引人入胜。

在《理性的学术和感性的学术》一文中,作者把写书人分为两种类型:陆小凤型和郭靖型。“前者聪慧过人,富于幽默感,更有理性的趣味;后者用力甚勤,颇有重、拙、大的境界,更有感性和直觉的趣味。我觉得钱锺书和钱穆就分别是两种类型的代表。”作者引譬联类,将人所共知的武侠形象陆小凤和郭靖来比喻学者的两种类型,妙趣横生;又将钱钟书和钱穆作为两种类型的学术代表,联想他们的学术风格,不由会心一笑:确实如此。作者又以钱钟书的《宋诗选注》为例来具体说明钱氏在学术考证中的幽默诙谐,就在这种比喻论证和举例论证中,所说的道理不言自明。

书中有一文叫做《读书人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》,列举了种种读书人的思维乖僻之处、不通事务之处、喜好穷根究底之处,从多个角度论证了作为读书人“较真”的特点,表现出与世俗的格格不入,以此说明读书人的不正常。实际上,暗地里表扬了读书人“不苟且”的品格和精神。

总之,作者读的书、举的例子和他的论证都有其应有的深度和广度,它们一起构成了《纸上卧游记》的好风景。如果不潜心细读,只做蜻蜓点水似的“浅阅读”,是体会不到作者论述的趣味和深意的。所以,尽管这本书属于“札记”“书话”类,却突破了这类作品的窠臼,独具一格,带有围绕某一问题进行“专题研究”的意味,值得反复涵泳、细品。

(文/叶超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