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原油 > 正文

拉卡拉净利增速创新低股价原地踏步

成为一家数一数二、持续成长、受人尊敬的企业!”孙陶然向社会反复阐释拉卡拉(300773.SZ)的愿景,但事实或许事与愿违!

2020年,拉卡拉实现的营业收入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(简称净利润)同比双双保持两位数增长,但净利润增速已为近6年最低。

支付业务是拉卡拉核心业务,去年,支付业务收入46.65亿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83.95%,但其毛利率同比下降8.86个百分点。

然而,在分红方面,拉卡拉极其慷慨。2019年分红率高达99.22%,2020年,预计将达到83.78%,基本上是分光式分红。

近年来,拉卡拉在经营过程中违规不断。除了原本计划收购的考拉金科被指暴力催收外,2016年以来,公司因违规经营累计被罚11次,涉及未落实特约商户实名制、超限额购付汇遭主管部门处罚等。

二级市场上,拉卡拉也没有出色表现。去年6月1日,公司实施分红送股方案后,股价摊薄至35元左右。自此至今,公司一直在35元左右徘徊。期间,公司已经耗资6亿元回购股份。

净利增速创近6年新低

A股市场上,第三方支付第一股拉卡拉经营业绩大幅降速。

年报显示,2020年,拉卡拉实现营业收入55.62亿元,同比增长13.53%,净利润9.31亿元,同比增长15.43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(简称扣非净利润)9.01亿元,同比增长13.53%。

在年报中,拉卡拉称,公司圆满完成了2020年经营计划,连续6年净利润增长超过15%。

实际上,2020年,公司净利润增速创下了近6年新低。

经营业绩数据显示,2015年至2019年,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.88亿元、25.60亿元、27.85亿元、56.79亿元、48.99亿元,同比变动73.55%、61.17%、8.80%、103.91%、-13.73%,营业收入增速并不稳定,2019年还出现下降。

近三年,拉卡拉不断调整业务。2018年,公司主营业务分为收单、个人支付和硬件销售及服务三大类。2019年调整为支付业务和商户经营业务,2020年又变更为支付、科技服务及其他。

上述同期,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.25亿元、3.35亿元、4.70亿元、5.99亿元、8.06亿元,逐年在增长,同比增幅为163.43%、169.01%、40.19%、27.65%、34.50%。扣非净利润为1.13亿元、3.38亿元、4.48亿元、5.79亿元、7.93亿元,同比增长163.15%、199.74%、32.47%、29.30%、36.99%。

2020年,公司的净利润、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速为15.43%、13.53%。均创了2015年以来新低,且增速不及2019年的一半。

从单个季度看,去年一二三四季度,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.56亿元、14.50亿元、16.62亿元、13.95亿元,同比变动-19.57%、22.51%、39.21%、15.33%,四季度营业收入环比大幅降速。同期净利润为1.68亿元、2.68亿元、3亿元、1.95亿元,同比增长5.17%、29.70%、19.86%、2.76%。扣非净利润为1.64亿元、2.64亿元、2.81亿元、1.91亿元,同比变动3.73%、30.63%、20.20%、-3.88%。四季度,净利润环比大幅降速,扣非净利润不仅环比降速,同比还出现负增长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四季度净利润、扣非净利润增速大幅放缓,与资产减值有关。去年全年,公司信用减值损失0.31亿元、资产减值损失0.13亿元、资产处置收益-0.09亿元,合计为0.53亿元,上年只有0.09亿元,同比增加0.44亿元。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长,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资产质量在下降。

支付业务一直是拉卡拉的核心业务。2019年,支付业务收入43.46亿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88.71%。2020年,这一业务收入为46.65亿元,占比为83.95%。

年报披露,去年,公司支付业务收入46.65亿元,同比增长7.34%,收单交易金额达4.34万亿元,同比增长34%,交易笔数85.43亿笔,同比增长1.91%,累计服务商户超过2500万,交易规模、服务商户数量均创历史新高。

不过,其毛利率出现较为明显下降。去年,公司支付业务毛利率32.85%,同比下降8.86个百分点。

分析人士称,支付宝和财付通不断向B端商户渗透,拉卡拉的支付业务面临挤压,资产质量正在明显下滑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,如果拉卡拉没有人员减少、期间费用压减,其净利润增速更低。截至2020年底,公司员工总数3587名,较上年底减少53人。去年,公司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分别为6.55亿元、2.67亿元,分别较上年减少0.59亿元、0.42亿元,合计减少1.01亿元。这其中,就有人工成本减少因素。

行业天花板临近

拉卡拉经营业绩大幅降速,与行业天花板临近、竞争加剧不无关系。

拉卡拉主营为实体小微企业提供收单服务、为个人用户提供个人支付业务,涉及第三方支付、跨境支付等。第三方支付细分为银行卡收单、网络支付、预付卡发行与受理,网络支付又可细分为互联网支付、移动支付、数字电视支付。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,移动支付已经替代银行卡成为主要支付方式。

随着第三方支付崛起,资本巨头争相涌入,京东、苏宁、拼多多等均已入局,行业竞争加剧。

数据显示,截止到2020年底,中国第三方支付公司数量仍存233家,主要集中于中小微收单市场。

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,中国第三方支付迈入产业支付时代,支付宝、财付通两大巨头占绝对优势,2019年占据市场份额的93.80%,其他支付机构在产业端寻求新的增量市场成为关键。

在收单市场,银联商务一家独大,占据约53%市场份额。目前,拥有海量用户的美团也已入局收单市场。

种种迹象表明,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天花板已经临近,行业格局基本形成。在此情况下,拉卡拉的发展空间并不是很广阔,拓展新的领域、增强获客、留客能力,或是着力点。

今年4月20日,在投资者大会上,拉卡拉方面表示,依托“支付-生态”这一基础,通过充分发挥数字人民币先发优势,迭代支付工具,升级支付产业生态,完善拉卡拉的商户结构。在此基础上,从自身运营经验和数据积累出发,经营支付生态,面向机构和商户提供全场景SaaS服务,重构“人、货、场”,撮合供需双方,配套供应链金融服务,强化支付获客和客户留存。

备受关注的是,据不完全统计,2016年以来,拉卡拉在经营中频频违规,累计收到了11张监管罚单,共计罚款133万元。

今年1月4日,拉卡拉广西分公司因存在“未准确标识并完整发送交易信息,以确保交易信息真实、完整、可追溯以及在支付全流程中的一致性”的违法违规行为,被中国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罚款3万元。去年9月,拉卡拉山东分公司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规定,倍罚款4万元。

类似的处罚不在少数。2016年3月15日,因存在未落实特约商户实名制,拉卡拉宁波分公司被责令在宁波市的银行卡首单业务有序停止一年,并进行整改。

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拉卡拉的福建、湖南、浙江、安徽、黑龙江、湖北、江苏、山东分公司均相继领受央行罚单,涉及未按规定开展相关业务、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、存在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规行为、商户实名制落实不到位、商户巡检不到位等违规行为。

2019年11月,公司还领到了国家外汇管理局的罚单,因在2017年6月至2018年4月期间超限额购付汇,被处罚款83.87万元。

此外,有报道称,拉卡拉被民生、广发等多家银行列入黑名单。

二级市场上的股价,通常情况下,往往是企业基本面的反映。去年6月1日,拉卡拉实施每10股转10股派20元(含税)的分红方案后,股价摊薄至35.02元/股。自此至今年4月23日,公司股价一直在35元左右徘徊,最高45.30元/股,最低27.14元/股,4月23日收报34.13元/股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股份回购刺激也未能推动股价上涨。今年1月11日至4月12日,拉卡拉共计耗资6亿元回购了2016.50万股股份。